印度难民穆沙拉夫:在飞机遥控政变当巴铁强人用7年少将升上将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全球只有一个国家对北京奥运火炬传递活动给予了非常高规格的接待,它就是巴基斯坦,为此还创下了2个记录。

一个是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和总理吉拉尼一同在起点和终点共举奥运火炬,这种高规格待遇在奥运圣火境外传递中尚属首次;另一个是穆沙拉夫总统亲自派出精锐的总统卫队全程护送奥运火炬,此前从没有国家动用精锐的元首卫队护卫火炬。

穆沙拉夫总统还说过一句话:奥运火炬传递选择在堡是巴基斯坦全体人民的荣幸,巴基斯坦永远同中国站在一起,永远支持中国。

那么这位穆沙拉夫总统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呢,竟然会毫不吝啬地发出如此友华的宣示。

说起穆沙拉夫总统,可是一位传奇人物,从出身卑微的难民,到掌管一国核武库,再到成为一国元首,穆沙拉夫只用了56年时间。

1943年8月11日穆沙拉夫出生于印度首都新德里,此时还是英属印度时期,印度和巴基斯坦都没有独立建国。在他4岁的时候,见证了英国结束在南亚次大陆的殖民统治,印巴分治并开始向独立国家过渡。

穆沙拉夫随父母离开印度逃难到巴基斯坦生活,完成了从英属印度人到巴基斯坦人的转变。

身为印度难民的穆沙拉夫,在巴基斯坦没钱、没权、没势,要想出人头地非常难,令人惊讶的是他却凭借自己的努力,攀登到人生巅峰,这其中一个重大转折就是参军入伍。

穆沙拉夫是在18岁的时候考入巴基斯坦卡库尔军事学院的,开始了他长达三四十年的军旅生涯。初入军营的穆沙拉夫,正值印巴双方矛盾爆发的风口期,军校毕业第二年就参加了1965年的第二次印巴战争,后续又参加了1971年的第三次印巴战争。

年轻气盛的穆沙拉夫在战场上有勇有谋,奋勇杀敌,得到上级领导的高度认可,还获得了巴基斯坦“卓越”勋章、“新月”勋章等奖励,为日后被晋升高位打下了基础。

与此同时,穆沙拉夫经过英国军校的学习,在巴基斯坦奎塔指挥参谋学院和国防学院担任过教官,这种集实战经历和丰富军事理论于一身的优势,加快了穆沙拉夫在巴基斯坦军中的职位晋升。

我们只用看他的军衔晋升时间就知道了,仅仅七八年的时间里,穆沙拉夫从少将晋升上将,从步兵师指挥官晋级为巴基斯坦三军总舵主,从巴基斯坦军队指挥官摇身一变成为巴基斯坦强人,完成了很多巴基斯坦人民想实现却实现不了的梦想。

1995年,穆沙拉夫升任巴基斯坦马格拉军区司令,被授予中将军衔,专门镇守与印度接壤的旁遮普省;

1998年,服役37年的穆沙拉夫升任巴基斯坦陆军参谋长,被授予上将军衔;

1999年4月,穆沙拉夫升任巴基斯坦参谋长联合委员会主席,掌控着巴基斯坦的核武库。

了解巴基斯坦发展史的人应该很清楚,该国发生的军事政变比较频繁,关键就在于军权大于行政权。

巴基斯坦与印度、德国等国一样,同为议会制共和制国家,实行文官治军体制,但巴基斯坦要更为特殊,它是陆军参谋长掌握军权,是巴基斯坦最有权力的职位,远比空军参谋长、海军参谋长地位要高。

至于说他的巴军参联会主席职位,相当于美军参联会主席,只是起到三军协同作战的作用,名义地位在海、空军参谋长之上,其实巴军参联会主席并没有对单一军种的指挥权。

穆沙拉夫升任陆军参谋长实际上就控制了巴基斯坦的最高军权,更能左右巴基斯坦的政局,这也是穆沙拉夫敢冲击巴基斯坦最高行政权的重要因素。

比如,在1999年10月12日,身为巴基斯坦陆军参谋长兼参联会主席的穆沙拉夫上将上演了一出“机场惊魂”的政变,他在飞机上打电话遥控指挥忠于自己的部队占领了机场,并单方面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出任首席执行官,接管了巴基斯坦国家大权,谢里夫总理被推翻下台、拉菲克·塔拉尔总统被解职。

政变前一年的1998年,是谢里夫总理亲手把穆沙拉夫中将扶到上将陆军参谋长的位置上来的,政变前半年的1999年4月,同样又是谢里夫总理亲手把巴基斯坦参联会主席的职位交给穆沙拉夫兼任的。

谢里夫总理在提拔穆沙拉夫上将时,还大赞这位上将:“你是唯一没有为了谋求这个职务(参联会主席)而讨好我的人”。

谁知,谢里夫总理前脚还对穆沙拉夫上将寄予厚望,后脚就被他推翻下台了,这是不是一种“养虎为患”呢?

谢里夫总理之所以会快速提拔穆沙拉夫,其目的是让穆沙拉夫心存感恩,希望借助穆沙拉夫在巴基斯坦军中的影响力,来支持自己在巴基斯坦政坛中的稳固地位。

既然有求于穆沙拉夫,谢里夫就应该与穆沙拉夫搞好关系,谁知他却与穆沙拉夫产生了分歧,竟然公开下令禁止访问斯里兰卡归来的穆沙拉夫的飞机在卡拉奇降落。

谢里夫以为把陆军参谋长挡在空中,就能剥夺穆沙拉夫在巴基斯坦军队的控制权,他恰恰忽视了穆沙拉夫在巴军的深厚影响力。

俗话说: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在关乎自己生命安全、军旅前途的关键时刻,穆沙拉夫绝不会束手就擒,肯定要赌一把。

就这样,穆沙拉夫上将发起了一场空中遥控政变不费一枪一弹就成功了,成为了巴铁强人,掌握大权长达8年时间。

在穆沙拉夫当政的时间里,巴基斯坦对中国的关系非常友好,时常比喻中巴友谊“比山高、比海深”,我们尤其记得他当年在汶川大地震时所做出的把巴基斯坦全国所有的储备帐篷运到中国的决定,令人感动不已。

令人遗憾的是,在北京夏季奥运会开幕的第十天,穆沙拉夫总统主动退出了舞台,交出了大权,但是他接下来的命运却十分坎坷,一度遭到死刑判决。

Similar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